重返765——怀念曾经的军旅生涯
作者:聂珊珊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9日 点击数:

阳春三月,莺飞草长。在这美好的季节,150多位战友齐聚河南信阳,探访为之建设和工作过的地方——原武汉军区765医院(后为济南军区154中心医院)。

这是离开765医院几十年后的故地重游,也是分离多年战友的久别重逢。19727月,我从兰州军区第一医院调到武汉军区765医院,19855月离开,至今过去了32年。当年一起生活工作的战友怎么样了?这么多年医院有哪些变化?一切都让人心生挂念。

战友聚会报到的地点在信阳狮河宾馆大堂。战友见面,分外激动,拥抱和泪水,都难以抒发久别的思念。战友就是一份情、一段爱,胜似朋友,情同兄弟姐妹。见面了,拥抱了,更是体会到分别许久的相聚,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765野战医院成立于196911月,当年林彪的“1号通令”,从野战部队卫生队和其他医院抽调人员集结,成立了765野战医院。医院成立初期居无定所,三个野战所分别在信阳卫校(师范学院)、南湾、柳林借用地方有关单位房屋作为驻地开展医疗工作,服务当地部队和百姓。当年我所在的第二野战所在南湾附近一个废弃水泥厂开设病床收治病人,那是几栋简易平房,条件相当简陋。冬季飘雪的夜晚,值班护士提着马灯去查房,雪地里踩出一串串脚印……这一幕至今还深深印在脑海里。

1973年,医院总算确定了信阳市西郊的谭山包作为院址。当时除少数医护人员在开设的临时病房继续工作外,其余人员都参加了营建劳动。当年的谭山包是一片起伏的山坡,草木丛生,一片荒凉,医院建设一切从零开始。我们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女兵,脱下白大褂,穿上蓝制服,卷起袖子,挽起裤腿,头带草帽,顶烈日,冒风雨,从打炮眼炸山坡、挖沟埋电线杆搞三通,到搬砖拉沙子、扛水泥,样样能干,不输男兵。印象最深的是打炮眼。我们是在山坡上打土炮眼,为的是炸平山坡。近一人高的钢钎,顶端有一段十几厘米长的半圆形的钎铲,将钎铲垂直用力砸向地面,随即旋转,再拔出钢钎,一点点将土带出,形成一个小洞,然后再砸进洞里,再旋转,直到打出一个深洞,深度差不多有整根钢钎那么长。打炮眼不仅需要体力,更重要的是要有巧劲儿,重在旋转和带出泥土。起初一上午只能打两三个,一天下来,满手都是血泡,掌握窍门后速度提高很快,半天时间就能打十几个,与男兵有同样的效率。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40多年,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还很有成就感。

建院劳动是繁重的,生活也是艰苦的,一天干下来,灰头土脸,特别是扛水泥,弄得满身尘土没有地方洗澡,只能接盆凉水擦一擦;干完活儿大家在草席搭的工棚里吃饭,大锅饭里加了点过了油的酱油一拌,觉得美味无比。夏天的烈日把女兵们一个个晒得黝黑结实,冬季的风雪把我们的手脸冻得粗糙……那时我们正年轻,不知道什么是苦和累,军旅生活就这样一天天度过,我们也在建院劳动的苦乐中成长。回想起来,当年的吃苦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和体魄,建院劳动丰富了我们人生的阅历。

到达信阳的第二天,战友们集体乘车回阔别30多年的老医院探访。车辆驶过繁华热闹的市中心一直往西,窗外闪过的一切既亲切又陌生。记得当年从信阳市区到谭山包,经过热闹的东方红大街,到西关向北拐就开始冷清了,经过八一路到信阳步校,沿南湾路向西,周围都是大片农田。从谭山包公交站到医院还有一段坡地,建院初期修了一条简易马路,周围都是土地和沟坎,因坡陡路况差,还酿成过一起车祸。如今南湾路(现在叫南湖路)有了具大改观,两边的农田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繁华的街景;通往医院的坡路也似乎缩短并变得平缓,道路两边药店、商店、餐馆鳞次栉比 ,喧闹异常,与当年的清静和田园风光形成具大反差。

走进医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拔地而起的蓝色病房大楼,高大靓丽,楼顶端“解放军第一五四中心医院”几个字赫然在目。楼前广场宽大平坦,周围绿树环绕,花坛鲜花绽放;大楼前人来车往,好不热闹,呈现出都市中心医院的气派。当年我们参与建设的老病房大楼到哪里去了?老楼前长满水葫芦的水塘也不见踪影。还是沿着医院的道路走一走看一看,寻找一下当年的痕迹吧。

放眼望去,医院的整体还是原来的格局,细节却有了具大变化。眼前是当年上班的必经之路,如今修得平坦而宽阔,路西侧栽种的小树经过40年的成长,已长成一排整齐美丽的参天大树,路东侧的几排小平房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新建的楼房。被笑称“尼姑楼”的女兵宿舍,当年曾傲然挺立在谭山包的高地上,相当醒目,由于住的都是女兵,自然成为男兵心仪又不敢贸然靠近的地方。如今小楼前挂上了“美容中心”的牌子,全然没有了往日居高临下的风采。传染科依旧在老地方,原来的平房显然是扩建了,楼房装修得光鲜漂亮。通往宿舍区的道路两旁,当年栽下的水杉已经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绕过高大的新楼,三层高的老病房大楼出现在前方。满怀深情地望一眼这座建院初期的老楼,那曾是我们医护人员日夜工作过的地方,“工”字形的大楼尽管只有三层楼高,但当年却是谭山包最有规模、最高大上的楼房。如今它的身姿似乎缩小了,在高大的新楼遮掩下,显得那么矮小,那么不起眼。

来到我们最为熟悉的天桥。当年的病房楼依地势而建,天桥将大楼的二层与主要道路相连接,成为人们进出大楼走得最多的通道。水泥预制板桥面、简易的扶手,一切都保持原貌,让人倍感亲切!这座天桥留下了不知多少老兵匆忙的脚步。当年闲下来有时也会在天桥上驻足瞭望,向北看,楼房东侧的空地上有许多田鼠打的洞,不断有田鼠窜来窜去,如入无人之境。医院休养灶的残羹剩饭将田鼠养得一个个壮硕肥大。如今这里的空地被一个自行车棚塞满,地面铺上了水泥。30多年的医院建设,让田鼠已无安身之地。

765医院于1975年夏季完成营房建设,开始接收病人。建院初期的765医院,只有200多张床位,开设5个病房科室,当时也算得上是信阳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医院了。“救死扶伤”是我们反复学习和贯彻的唯一宗旨。当年经常有老百姓拉着架子车送来重病人,多数是交不起医疗费的,于是便有家属承诺,等到秋天收了麦子卖了钱再来还钱……各级领导一再强调,不管老百姓有钱没钱,抢救病人是第一位的!那时候没有ICU,也没有护工,危重病人上特护成了病房经常性的工作。所谓特护就是病人24小时有护士守护,不仅要输液打针测血压观察记录病情,还要吸痰翻身和处理大小便……上特护意味着一个科的六七名护士要一分为二做两个班的工作,意味着全科护士要连续大小夜班日夜守候在病人身边,加班加点放弃休息。为抢救病人,多少人日夜颠倒,熬红了双眼,一个个病人经过救治转危为安。可以自豪地说,救死扶伤在我们这代人身上落实得最为彻底,体现得也最为生动。这是那个年代的女兵所特有的无私奉献!除了完成日常为部队和百姓的医疗服务工作,765医院还很好地完成了上级交给一系列重大救治任务,如19758月驻马店地区发生特大洪水,医院先后派出两批医疗队奔赴灾区,开展救治;19768月唐山大地震,医院接收了大量从灾区转来的灾民,经过医疗休养,使他们身心得到抚慰;1979年医院接收了中越自卫反击战前线转来的大批伤员,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顾,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在和平年代参军入伍,没有经历战火的硝烟,也没有经历边防哨卡的风吹雨打,但我们在部队医院的建设与医疗工作中吃苦、流汗、忘我、奉献,谭山包的土地上留下了我们青春的脚印和汗水,765医院的建设与发展伴随我们成长。

据了解,如今的第一五四中心医院已是国家三级综合医院。现有高职级专家110余人,高学历人才近100人。医院开设床位1000余张,展开科室34个……故地重游,亲眼目睹医院的蓬勃发展,我们由衷地感到高兴,也为她祝福,祝愿这座留下我们的汗水的医院今后有更好的发展和前景!

当年的765,如今的154,从建院至今,经历了40多年,环境变了,实力变了,人员也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这些老兵对765的情怀和对战友的思念。时光荏苒,岁月无情,皱纹爬上我们的脸庞,白发覆盖了我们的双鬓,青春虽然已逝,但青春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中。

谨以此文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怀念曾经的军旅生涯,当兵的岁月是一生的骄傲。

.
编辑 王凯鸣
·
责任编辑 薛忞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机关服务局官方网站
版权归本平台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最新信息
老年之友
友情链接
  • 总局
  • 会议预定
  • 绿色出行
  • 全国广电系统后勤...
  • 职工摄影之家
  • 中广物业